时间绵延生命常新每一天都值得你去努力︱也谈柏格森的时间观念

时间绵延生命常新每一天都值得你去努力︱也谈柏格森的时间观念

小时候,在灶房拉着风箱煮饭,炊烟袅袅,弥漫到屋外。腾腾的阳光下,那层烟雾飘飘荡荡,朦朦胧胧。一瞬间,竟不知身在何处。仿佛时间停滞,没有从前,勿论以后。这幅图景一直存在脑海,清晰如昨。

收音机里有人在唱,想要忘记过去却不知将来,不要说过去不要问将来,此刻终将回忆……

一般地,我们的时间概念是建立在牛顿物理学的绝对时空基础上,认为时间和空间是不以事物的流转而停留的一套空洞的、同质的宇宙框架。在这套框架里,万物得以创造。

按照这套绝对的时空观念,时间的流逝是均匀的,为此我们得以用钟表的刻度来计量时间的流逝,认为时间是可以度量和可以抽象的,每一刻时间都是同质的,没有区别的。

近代哲学家大都是秉持着这样的时间观念,他们大都认为,物体的特性是广延,也就是说,任何物体在空间中都占有一个位置。而这个空间是一个空洞的、同质的宇宙框架。而时间呢,是一条由一个个同质的、前后相继的瞬间或现在累积而成的线,也就是说,时间是线性的,我们将时间空间化了,是用空间来理解时间的。这也是因为我们的功利化目的,从实证主义出发,这样做有利于我们的生存。

对于这样的划分,尼采也表示理解。他认为,生命本来是永恒生成的,但是为了处理具体的事物,我们必须把生成变成存在,即用我们的理智将生成的某一部分暂时定格固定。尽管这样做扭曲了这永恒的生成,但这对于我们的生存却是必要的。科学的时间就是这样,它实际上是真正的时间的空间化和抽象化,虽然它扭曲了真正的时间,但是却对我们的生存是必要的。

然而,现代法国哲学家柏格森却不同意这样的观点。他认为,我们日常所说的时间只是被空间化被抽象了的时间,不是真正的时间,要理解真正的时间,就需要从生命本身来加以理解,也就是说,要把它们看做是生命的时间。

那么,什么才是生命的时间呢?真正的时间是绵延,它是生命本身异质性的绵延,也就是说它是流变的,每时每刻都不一样的,不是同质而是异质的。

那么绵延是什么呢?柏格森用了一个比喻,绵延就像一段音乐,我们总是在总体上感受它,而不是将它区分为一个个组成它的音符。一旦我们通过理智将这一个个音符予以区分,音乐实际就不存在了。

那么时间怎么能和生命联系起来呢?生命是宇宙的一个基本事实。它不仅指的是个人的生命或有机体的生命,更是指宇宙内在的生命力。

当我们试图用语言或者符号来表达生命时,我们实际上是将它空间化,将它从变动不居的东西变成了静止的东西。计量时间就是将它空间化。

生命或者绵延是一个不断变化的、异质的整体,但是这种相异不是外在的,而是内部的。由于生命的时刻变化,并且这种变化始终是异质的,所以它是不可预测的。

亨利·柏格森简介:(Henri Bergson,1859年—1941年),法国哲学家,文笔优美,思想富于吸引力,曾获诺贝尔文学奖。从中学时代起便对哲学、心理学、生物学发生兴趣,尤其文学。他反对科学上的机械论,心理学上的决定论与理想主义。他认为人的生命是意识之绵延或意识之流,是一个整体,不可分割成因果关系的小单位。他对道德与宗教的看法,亦主张超越僵化的形式与教条,走向主体的生命活力与普遍之爱。其写作风格独特,表达方式充满诗意。代表著作有《创造进化论》、《直觉意识的研究》、《物质与记忆》等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